研训动态



   
 
首页 >> 研训动态 >> 教研论著
教研论著
  
  • 新课改下的语文课堂效率思考
  • 汪波
  • 发布时间:2008-08-27 点击数:99719

  • 新课改下的语文课堂效率思考
    福建晋江养正中学  汪波

      二十几年前,著名的语文教育家吕叔湘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如是质疑:十年的时间,二千七百多课时,用来学本国语文,却大多数不过关,岂非咄咄怪事!吕先生可谓一针见血,多年以来,“少、慢、差、费”的弊象一直是语文教学心头的隐痛,伴随这种隐痛的是人们对传统教育方式的不断质疑和批评。
      现在,高举着素质教育大旗的新课改呼之已出,它对教育全方位的思考确实让人耳目一新,同时也给我们习以为常的课堂教学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许多教师也满腔热情地投入其中,在具体的教育实践中应对这场挑战,可是几个回合下来,教师心里又没底了:学生究竟得到什么?于是有人慨叹:搞了课改,丢了效率!吕老先生依旧在一旁冷笑。
      我觉得这里应弄清一个问题,自己搞的是不是真课改,我们所说的效率又是怎样的一种效率。我曾经听过一节《守财奴》的公开课,教师交代几个知识背景后,然后看了一段相关的影片,便开始让学生分角色的表演,课堂成了舞台,教师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最后在教师几句不疼不痒的总结中结束。那节课我看到一种表演的狂欢,在评课时我在思索:学生当然需要狂欢,但这种狂欢需要语文课来实现吗?狂欢之后又有什么?开课的教师振振有辞地说,我这节课是为了突出学生学习的主体性,体现课改精神。果真如此吗?
      现在不少公开课,不管是课前说课,还是课后反思总结,言必称“主体”成了一种时髦,其话语蕴涵的意思就是要课改,就得突出学生主体性,有了主体性,什么“课堂效率”,什么“过程愉悦”,什么“思维创造”,都可尽括囊中。课改要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当然没错,问题是学生的主体性是不是就是让他们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喋喋不休?再看现在一些公开课,出现许多无效讨论,计算机应用泛滥的现象,而这些几乎又都是打着主体的幌子,以效率的名义。这样的教学,实际上是把课改简单化,陷入了浅薄与贫乏。
      课改与效率不是一种两难的选择,相反,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在我看来,判断课堂教学是否高质实效,可以从三个方面加以考虑:一是学生在知识、技能、情感、价值上有无科学健康的收获和体验(不是硬塞死灌的);二是这种收获和体验是否隶属于学科范畴(不是将学科边缘化);三是用以实现这种收获和体验的教学方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不是把师生搞得身心俱疲的)。
      有的教师把课改理解为淡化知识和技能,这是简单肤浅的,课改只是扩大知识和技能的掌握途径,变以往教师的单向传授为师生的双向配合,变学生的被动接受为主动探求,并且让学生在探究的同时获得过程的愉悦,必须说明的是,强调学生的主体性不是意味着教师主导作用的弱化,相反,如何去应对课改之后课堂的多样性,是需要教师具有更高的主导能力,难度是加大,如果执迷于学生的主体性中而教师却无作为,效率低下是必然的;另外,我们强调学习过程的愉悦,也要注意这种过程是指向某种教学目的的过程,而不是纯粹为了感官的兴奋,否则那些精心设计的环节便容易成为只是带来一些热闹的噱头,而重要的学科内容反被边缘化了,比如有的教师在教学《米洛斯的维纳斯》时,花了大量的时间让学生讨论“维纳斯原来的双手是紧握长矛还是拿着橄榄枝”,在教学《祝福》时用了大半节课讨论“祥林嫂死后会不会被阎王锯成两半”;还有,不少教师为了增加课堂容量,提高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课前花了大量时间制作多媒体课件或者网页,但实际效果却没有达到预先的期望值,更多的是增加视觉冲击力,而且许多教师在开完这类课之后,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对此我们不难作出这样的判断:如果某种形式的教学只会把人搞得身心俱疲,那么我们拿什么来保证它能持续下去呢?即便它再怎么高效。
      当然,这样说并不是就表示我们的课堂教学一定得字字珠玑,句句中的,那种貌似完美的教学,在我看来更多的是一种经过反复演练之后的汇报表演,它不是教学的原生态。我曾经听过一位老教师在教学《春》时,讲到“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他突然问到,“为什么说春雨像‘牛毛’而不说像‘猫毛’”,这个问题似乎有点琐碎,但学生的情绪一下子来了,纷纷各抒己见,而教师的讲解也颇为精到,他说虽然从单位数量看,“牛毛”可能比不上“猫毛”,但“猫毛”的音律不如“牛毛”和谐,而且“牛毛”更具有田园色彩。虽然“猫毛”“牛毛”哪个更好的问题不是文章的关键,但正如生活中的交流有时是需要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的,这些话语是交流的润滑剂,因此我认为在评判一节课是否有效率,是不必过分的拘泥于个别貌似处于游离状态的细节上,我们反对的是把这些问题煞有介事的大加讨论,反对的是对这些问题的处理没有蕴涵着某种教学的机智,反对的是喧宾夺主,本末倒置,而不是说课堂教学就不能存在“宾”和“末”。
      新课改一改过去重理论、轻实践,重理性、轻感性,重结论、轻过程的传统教学观,高举出以人为本、全面发展的大旗,这无疑更切合教育的核心,因为心灵的沟通,精神的相遇,思想的碰撞,情感的交流才是教育的本真。教育观的纠偏也应引起我们对效率观的重新定位,否则,新课改之舟已行,而效率之剑不行,以新求旧,无异于刻舟求剑。
      所以,解决什么是新课改下的效率此一问题,是我们推行行之有效教学的关键。新课改下的效率不能只是同那种容器计量、秒表测时般的衡量方式联系在一起,因为这样的效率观只是与知识的掌握量挂钩,它更应纳入情感、价值、态度等重要指标,无视这些,靠放弃学生多方面的发展换来的高效率不是我们需要的真正的效率。
      对语文这样一个人文学科来说,我们更不能简单的把学生对一些与语言、文字、文章相关的知识性东西的掌握,对一些结论性的观点的牢记,对一些解题技巧的操作运用,奉为评价语文课效率高低的圭臬,而把学生的情感、审美能力、人文素养等排除在语文课堂效率的视野之外。我甚至这样认为,如果学生养成了学会了主动探究语文知识,主动思考语文问题,关注生活社会人生的习惯,那便是最大的效率。
      语文教学要取得这样的一个效率,教师应改变以往的效率观,并落实到具体的教学实践中,否则,关于效率再美妙的说法也只能是空中楼阁。具体说来,我认为应注意以下几方面:
      其一,改变备课的立足点。传统的语文教学,教师占据绝对的主动权,讲什么,怎么讲,都是教师说了算,学生的需求(包括学习内容的质与量)是游离于课堂教学之外的。单向的运作带来的教学弊端,便是课堂教学沉闷,言者谆谆,听者邈邈。所以,教师在备课时候,应有意识地把关注学生如何获取知识,该获取多少东西,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采用哪些活动,怎么自学,培养哪方面的能力等方面也当作教学的重点,把教案变成学案,即便是一些知识性的东西,如果我们改变教学策略,教学方式,也可以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很多人对语文教学中教师大讲时代背景、作家生平颇为反感,认真想想,他们反感的是这些知识的传递方式而不是知识本身,在这方面,如果我们变教师的单向灌输为学生课外的主动探求,教师给学生不是现成的知识,而是探究和掌握知识的机会和方法,那么学生即使对这些知识不能了然于胸,不能在考试中完美回答,但因为过程的存在,他们获得比知识更为重要的理解力和发现的乐趣,而这些正是他们不断主动学习的推动力。
      其二,教师应让学生事先明了每堂课的教学目标和内容。每堂课都应有教学目标和内容,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有的教师只把这些装饰在教案上,或者认为只要课上完了,学生也就知道。其实,事先事后是有区别的,事先,则方向明确,学生的课堂活动无形中就会有的放矢,注意力也更集中,当然教师设计的目标内容千万不要大而空,细节才是最有效的力量。比如《项链》一文,你若是把“认识资本主义社会是如何把女性当作玩物的”作为教学内容,那是糊弄人的,相反提醒学生阅读的时候注意“玛蒂尔德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学生是不会坠入云山雾海之中的。课堂教学不是变魔术,没必要搞得神秘兮兮的。
      其三,教师应尊重学生各有会心的权利。学生没有学习兴趣,就很难提高课堂效率,靠功利的诱惑,比如升学考试,只能得效于一时,却不能受益于终身。而学生兴趣的敌人,有时就是我们教师,为什么一些语文课文,学生课后可以看得津津有味,而上课却无精打采,这与教师缺乏为学生提供发表看法的机会,缺乏尊重他们看法的态度有很大关系,而要使一个人泯灭兴趣和热情,不加分析的否定和冷漠是最锋利的武器,更可怕的是它损害了本应良好的师生关系,而没有良好的师生关系,真正的教与学便不可能实现。对语文而言,文学作品在教材中占相当分量,这方面的教学,教师是没必要为了迎合某种固有的观点,而牺牲学生各有会心的权利,教师需要的是尊重和非一味叫好的中肯评价。
      其四,教师应注意课后的及时反思。我们时常是等到考试以后才去分析反思前面的教学情况,而且关注点又总是停留在学生的学习态度和力度这一单极上。教育现象学认为,反思是一种思想与行动的对话,它能弥合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差距,减少教学行为的盲目和冲动。在这方面我认为加拿大教育专家范梅南所倡导的教育叙事研究值得我们教师借鉴,它不是教学的流水帐,而是记述教育者在某个教学实践中遭遇的困境,思考谋划解决的出路,达到及时反思自己教学策略,改进教学实践,重建教学生活的效果。这样的反思是建立在师生关系的背景下,更具时效性和针对性。效率来自于活动,活动有赖于细节,从那些貌似平凡、普通甚至单调的教学细节中,我们更能直击教育的敏感地带。
      课改路上,教师对课堂效率产生担忧,我认为这是课堂教学面临转型中的正常反应,大可不必大惊小怪,我们需要的是耐心和冷静的思考,事实上,教育本身就是一个潜滋暗长、潜移默化的过程,所谓立竿见影式的“高效”是功利的、冷酷的,是反教育的,尤其是像语文这样一个需要细火慢炖的学科,更没必要以牺牲从容不迫的学科教学氛围去追求所谓的高密度、快节奏。从另一角度看,也正是因为我们总会把效率放在一个理想化的高度,我们才能不断的去认识我们所面临的教育困境,不断激发我们的思考和智慧。

    2005.8.16

    (本文发表在《福建教育》2005年第12期)





    福建省晋江市养正中学·现代教育技术中心版权所有
    Yangzheng High School @Copyright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25023号 技术支持:泉州宇联网络